金华 回到官网首页下载APP

杭州男子跑马拉松猝死,一句话都没有留下!老婆、爸妈为景芳一套房子上了法院!

分享到:

小强(化名)和小丽(化名)是老乡,又是大学同学,两人在校时开始恋爱,2013年12月登记结婚后,一起来到了杭州工作。


2016年,两人工作稳定,手头也有了几十万元的积蓄,便决定在杭州买套房子,正式安家。


夫妻俩四处看房,同年11月,经过比较挑选,他们最终看中了景芳小区的一套二手房,面积68.32平方米,总价约170万。夫妻俩共同支付了50余万元的首付和7万元的税费,并办理了106.8万元的按揭贷款。


之后,小夫妻搬进新家,日子虽然简单却也甜蜜。


眼看生活逐渐上了正规,夫妻俩对未来正满怀憧憬,可一个突如其来的噩耗,把这个家打碎了——去年11月,小强报名参加了上海的马拉松,快跑完时,他突然晕厥倒地,最终没能抢救回来。



小强爱好运动,平时身体一直很好,体检也从来没有查出问题,连感冒、头痛等小毛病都几乎没有。他的猝死,让家人都倍感意外、无法接受。


小丽说,小强此前几年每年都会参加马拉松,都能全程跑完,所以这次去上海她也很放心,没想到竟然会出这样的事……


由于事发突然,小强一句话都没有留下。


事发后,他的父母从老家赶到杭州,和小丽一起料理了小强的后事。


小强的父母常年住在老家,和小丽来往本就不多,加上小夫妻还没有生育孩子,小强走了以后,双方的关系渐渐淡漠,变得越发疏离了。



因为年纪还轻,小强从没考虑过写遗书、立遗嘱。骤然离世后,他的财产处置就成了一桩大问题。


小强名下存款不多,价值最大的财产就是景芳的那套房子,为了这套房子的继承,小强父母和小丽闹僵了。


房子是登记在夫妻双方名下的,小强走后,小丽触景伤情,也搬了出去,但按揭款仍然由她一人在还。



这套房子该如何处理?一方拿房子,另一方就只能拿补偿款,为了这事,小丽和小强父母讨论多次,始终没有达成一致。



小强父母认为,儿子还在世的时候,收入比小丽高,对房子的付出也占大头,儿子走了以后,这套房自然应该归他们,他们可以按比例付一笔钱给小丽;

而小丽觉得,首付是双方共同支付的,按揭也一直是两人共同在还,小强走了以后,她一个人继续归还贷款,这时候公婆忽然跳出来要房子,于情于理她都无法接受。



双方心里都埋下了一根刺,就这么一直僵持着。


直到今年8月,心力交瘁的小丽不愿再继续纠缠,主动带着材料来到杭州江干法院的调解工作室,求助调解。


案子通过调解平台分配到调解员老林名下。


作为一名退休的老法官,老林深谙调解技巧。他先通过电话和小强父母沟通,并建议双方当事人通过视频方式先行调解。


可双方争议颇大,加上之前就有矛盾,没聊几句就吵了起来,调解未成功。


要解决问题,得先解开双方心里的结。


老林没有气馁,继续循循善诱,先劝说小丽放下身段,主动与公婆联系走动:“不管怎么说,你毕竟是小辈,他们再怎么样也是你公婆。你想想,两位老人痛失爱子,心里肯定难过……”


小丽主动联系了小强父母几次,对方的态度果然有点软和了下来。


老林趁热打铁,又接连给小强父母打去电话,从中立的角度,提出了几套解决方案,让二老考虑。两位老人被老林的真诚打动,主动要求来调解工作室进行面对面调解。


9月11日下午,老林将法官助理、书记员也请到调解室,让小丽和小强父母面对面坐下来商谈。


虽然双方依然有分歧,但好在这次见面,气氛缓和了,三人都不像之前一样冷着脸了。


期间,老林也把小丽和小强父母单独叫出去聊了聊,问清了他们内心的想法。


小丽说,自己其实并不是真的非要房子不可,毕竟她和小强曾在里面生活过这么长时间,继续住着,她的情绪会受到影响,只是自己付出了这么多,不愿意就这样把房子让出去。


而小强的父母态度并不明确,几次反复,一会说要拿房子,一会又反悔说还是拿补偿款好了。


老林也对他们进行了耐心地劝说:“小夫妻婚后的开支都算是共同开支的,之前的账就不要再去算了。你们如果要房子,就要把剩余的贷款也接下来,之前的钱,肯定也要补偿给人家的。如果儿子还在,肯定不希望你们闹得那么僵……


经过六七个小时的调解,双方终于达成调解协议:房屋归小强父母所有,二老负责支付剩余房屋按揭款102.75万元,同时支付小丽补偿款93万元。


都市快报记者 林琳  通讯员 辛成

注:原文章转载于 大浙名师,如有问题请联系我们,邮箱songchunlin@changingedu.com

轻轻名师 为您而选

轻轻有着严苛的教师选聘制度,每个合作老师都经过严格的资质审核、笔试和面试。

查看更多好老师

选择城市

以上没有您的城市?可以点击选择其他城市

请验证手机号登录/注册
获取验证码
确认
收不到验证码?咨询轻轻客服 >>

轻轻助手

快速找个好老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