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海 回到官网首页下载APP

高中语文必修五文言文翻译

高中语文必修五文言文翻译,轻轻家教为大家搜集信息如下,希望对您有所帮助。

  陈情表

  臣子李密陈言:臣子因命运不好,小时候就遭遇到了不幸,刚出生六个月,我慈爱的父亲就不幸去世了.经过了四年,舅舅又逼迫母亲改了嫁.我的奶奶刘氏,怜悯我从小丧父又多病消瘦,便亲自对我加以抚养.臣子小的时候经常有病,九岁时还不会走路.孤独无靠,一直到成家立业.既没有叔叔伯伯,也没有哥哥弟弟,门庭衰微福气少,直到很晚才有了儿子.在外面没有比较亲近的亲戚,在家里又没有照管门户的僮仆.孤孤单单地自己生活,每天只有自己的身体和影子相互安慰.而刘氏很早就疾病缠身,常年卧床不起,我侍奉她吃饭喝药,从来就没有离开过她.

  到了晋朝建立,我蒙受着清明的政治教化.前些时候太守逵,推举臣下为孝廉,后来刺史荣又推举臣下为秀才.臣下因为没有人照顾我祖母,就都推辞掉了,没有遵命.朝廷又特地下了诏书,任命我为郎中,不久又蒙受国家恩命,任命我为洗马.像我这样出身微贱地位卑下的人,能够去服待太子,这实在不是我杀身捐躯所能报答朝廷的.我将以上苦衷上表报告,加以推辞不去就职.但是诏书急切严峻,责备我逃避命令,有意怠慢.郡县长官催促我立刻上路;州官登门督促,十万火急,刻不容缓.我很想遵从皇上的旨意立刻为国奔走效劳,但祖母刘氏的病却一天比一天重;想要姑且顺从自己的私情,但报告申诉又不见准许.我是进退维谷,处境十分狼狈.

  我想圣朝是以孝道来治理天下的,凡是故旧老人,尚且还受到怜惜养育,何况我的孤苦程度更为严重呢?而且我年轻的时候曾经做过蜀汉的官,历任郎中和尚书郎,本来图的就是仕途通达,无意以名誉节操来炫耀.现在我是一个低贱的亡国俘虏,实在卑微到不值一提,承蒙得到提拔,而且恩命十分优厚,怎敢犹豫不决另有所图呢?但是只因为祖母刘氏已是西山落日的样子,气息微弱,生命垂危,朝不保夕.臣下我如果没有祖母,是活不到今天的;祖母如果没有我的照料,也无法度过她的余生.我们祖孙二人,互相依靠,相濡以沫,正是因为这些我的内心实在是不忍离开祖母而远行.

  臣下我今年四十四岁了,祖母今年九十六岁了,臣下我在陛下面前尽忠尽节的日子还长着呢,而在祖母刘氏面前尽孝尽心的日子已经不多了.我怀着乌鸦反哺的私情,企求能够准许我完成对祖母养老送终的心愿.我的辛酸苦楚,并不仅仅是蜀地的百姓及益州、梁州的长官所亲眼目睹、内心明白,连天地神明也都看得清清楚楚.希望陛下能怜悯我愚昧至诚的心,满足臣下我一点小小的心愿,使祖母刘氏能够侥幸地保全她的余生.我活着当以牺牲生命,死了也要结草衔环来报答陛下的恩情.臣下我怀着牛马一样不胜恐惧的心情,恭敬地呈上此表以求闻达.

  项脊轩,就是原来的南阁子.室内面积仅一丈见方,可容一人居住.由于是一间百年老屋,灰尘和泥土常从屋顶上漏下来,(尤其是)下雨时雨水往下直灌.每次移动桌子,环顾四周没有可安置的地方.又加上屋门朝北开,不能得到阳光照射,太阳一过中午,屋里就暗了下来.我稍微加以修补,使屋顶不再漏雨.室前就开四扇窗户,院子四周砌上围墙,用来挡住南边射来的阳光,经日光反射,屋子里才明亮起来.(在庭前)又种上兰花、桂树、竹子等,旧时的栏杆,也增加了新的光彩.借来的书堆满了书架,我在这里生活悠然自得,有时长啸或吟唱,有时静悄悄地独自坐着,自然界的声响都能清晰地听到;庭前阶下异常寂静,小鸟不时飞下来啄食,人到它面前也不离开.在农历每月十五的晚上,明亮的月光照在墙上,月光下桂树的影子疏疏密密,微风吹来,花影摇动,煞是可爱.

  可是我在这里居住,喜悦的感受多,悲怆的感受也多.在这以前,院子南北相通,是一个整体.等到伯父、叔父们分家以后,院内外小门多了,隔墙到处都是.东家的狗对着西家叫,客人得越过厨房去吃饭,鸡在厅堂内栖宿.庭中开始用篱笆隔开,后来又用墙隔开,变动过好几次了.家里有一个老妈妈,曾经在这里住过.这位老妈妈,是伺候我死去的祖母的仆人,在我家做过两代人的乳母,母亲在世时待她很好.轩的西边和内室相连,母亲曾经到轩中来.老妈妈时常对我说:“这地方,是你母亲曾经站过的.”老妈妈还说:“你姐姐小时候,我抱在怀中,(她)呱呱地哭着;你母亲听见了就用手指敲着房门说:‘孩子冷吗?想吃东西吗?’我从门外一一向你母亲回答.”(老妈妈)话未说完,我(感动地)哭了,老妈妈也流下了(激动的)眼泪.我从童年起就在轩中读书,有一天,祖母来看我,她说:“我的孩子,好长时间没见你的影子,怎么整天默默地在这里?真象个女孩子呀?”临走时,她用手轻轻地掩上轩门,自言自语地说:“我家的读书人长期以来没有得到功名,这孩子有指望,就可以等待(他)了.”不一会儿,拿了一个象牙做的手板来,说:“这是我祖父太常公在宣德年间拿着去朝见皇帝时用的,日后你应当用它!”回忆往日的这些事,好象昨天刚发生的,真叫人禁不住要大哭一场.

  轩的东边以前曾做过厨房,人们到厨房去,必然从轩前经过,我关着窗门住在里边,时间长了,能根据人们走路的脚步声辨别是谁.项脊轩共遭过四次火灾,竟然没有焚毁,大概是有神灵保护的缘故吧.……

  我已经作了上面这篇志,又过了五年,我的妻子嫁到我家来,她时常到轩中,向我问到一些古往的事,有时靠着桌子学写字.妻子回娘家去省亲,(回来后)转述她的小妹妹们的话说:“听说姐姐家里有阁子,那么什么叫阁子呢?”从那以后又过了六年,我的妻子去世,项脊轩逐渐破败,也不修理.此后又过了两年,我卧病在床,在闲暇无聊的时候,才派人又修理了南阁子,那形式和以前稍有不同.然而此后我长期羁留在外,不常回家到轩中居住.

  院中有一棵枇杷树,是我妻子去世的那一年亲手栽种的,今天已经是干直叶茂,象把打开的巨伞一样了.

  渔夫

  屈原被放逐之后,在江湖间游荡.他沿着水边边走边唱,脸色憔悴,形体容貌枯槁.渔父看到屈原便问他说:“您不就是三闾大夫吗?为什么会落到这种地步?”

  屈原说:“世上全都肮脏只有我干净,个个都醉了唯独我清醒,因此被放逐.”

  渔父说:“通达事理的人对客观时势不拘泥执着,而能随着世道变化推移.既然世上的人都肮脏龌龊,您为什么不也使那泥水弄得更浑浊而推波助澜?既然个个都沉醉不醒,您为什么不也跟着吃那酒糟喝那酒汁?为什么您偏要忧国忧民行为超出一般与众不同,使自己遭到被放逐的下场呢?”

  屈原说:“我听过这种说法:刚洗头的人一定要弹去帽子上的尘土,刚洗澡的人一定要抖净衣服上的泥灰.哪里能让洁白的身体去接触污浊的外物?我宁愿投身湘水,葬身在江中鱼鳖的肚子里,哪里能让玉一般的东西去蒙受世俗尘埃的沾染呢?”

  渔父微微一笑,拍打着船板离屈原而去.口中唱道:“沧浪水清啊,可用来洗我的帽缨;沧浪水浊啊,可用来洗我的双足.”便离开了,不再和屈原说话.

  逍遥游

  北方的大海里有一条鱼,它的名字叫做鲲.鲲的体积,真不知道大到几千里;变化成为鸟,它的名字就叫鹏.鹏的脊背,真不知道长到几千里;当它奋起而飞的时候,那展开的双翅就像天边的云.这只鹏鸟呀,随着海上汹涌的波涛迁徙到南方的大海.南方的大海是个天然的大池.

  《齐谐》是一部专门记载怪异事情的书,这本书上记载说:“鹏鸟迁徙到南方的大海,翅膀拍击水面激起水花,波及千里远,然后拍击大翼,凭借旋风直上高空.它是乘着六月的大风而飞去的.山野中的雾气,空气中的尘埃,都是生物用气息相吹拂的结果.天色深青,是它真正的颜色呢?还是它高旷辽远而没有边际呢?鹏鸟在高空往下看,不过像人抬头看天空一样罢了.

  再说水汇积不深,它浮载大船就没有力量.倒杯水在庭堂的低洼处,那么小小的芥草浮在上面就成为一只小船;而搁置杯子就粘住不动了,因为水太浅而船太大了.风聚积的力量不雄厚,它托负巨大的翅膀便力量不够.鹏鸟飞九万里,其下有巨风的承载,然后才乘风而飞,背负青天而没有什么力量能够阻遏它了,然后才想准备飞到南方去.

  蝉与雀讥笑它说:“我从地面急速起飞,碰到树枝就停下来,有时飞不到树上去,就落在地上,为什么要那么费劲地高飞去南海呢?”到近郊野林去,带上一日之粮就可以往返,肚子还是饱饱的;到百里之外去,要用一整夜时间捣米准备干粮;到千里之外去,三个月以前就要准备粮食.这两个小东西懂得什么!

  小聪明赶不上大智慧,寿命短的比不上寿命长的.怎么知道是这样的呢?清晨的菌类不会懂得什么是晦朔,寒蝉也不会懂得什么是四季,这就是寿命短的.楚国的南边有叫冥灵的大树,它把五百年当作春,把五百年当作秋;上古有叫大椿的古树,它把八千年当作春,把八千年当作秋,这就是寿命长的.但是彭祖现在却因长寿而特别闻名于世,一般人和他相比,岂不可悲可叹吗?

  商汤询问名叫棘的大夫就是这样的.在那草木不生的北方荒原之地,有一个很深的大海,那就是‘天池’.那里有一种鱼,它的身宽有好几千里,没有人能够知道它有多长,它的名字叫做鲲,有一种鸟,它的名字叫鹏,它的脊背像座大山,展开双翅就像天边的云.鹏鸟奋起而飞,翅膀拍击急速旋转向上的气流直冲九万里高空,穿过云气,背负青天,这才向南飞去,打算飞到南方的大海.斥鴳讥笑它说:‘它打算飞到哪儿去?我奋力跳起来往上飞,不过几丈高就落了下来,盘旋于蓬蒿丛中,这也算是飞翔的极限了.而它打算飞到什么地方去呢?’”这就是小与大的区别了.

  那些才智可以胜任一官之职,行为可以顺应一乡群众,道德合乎一国之君的的要求,才能可以取信一国之人的人,他们自己很得意,其实如同斥鷃一样(所见甚小).而宋荣子嗤笑这四种人.而且世人都赞誉他,他却并不会因此而更加奋勉,世人们都非难他,他也不会因此而更加沮丧.他清楚自身与物的区别,辨明荣誉与耻辱的界限,至此而止.他在世间,没有追求什么.即使如此,他还是未能达到最高的境界.列子能驾风行走,那样子实在轻盈美好,而且十五天后才返回.列子对于寻求幸福,没有拼命追求.他这样虽然免于步行,但还是有所依靠.如果能够顺应天地万物之性,而驾驭六气的变化,遨游于无穷无尽的境域,那又需要凭借什么呢?因此说,道德修养高尚的“至人”能够达到忘我的境界,精神世界完全超脱物外的“神人”心目中没有功名和事业,思想修养臻于完美的“圣人”从不去追求名誉和地位.

  兰亭集序

  永和九年,时在癸丑之年,暮春三月上旬的巳日,我们在会稽郡山北面的兰亭集会,举行驱除不祥的礼俗之事.众多贤才都汇聚到这里,老少济济一堂.兰亭这地方有崇山峻岭环抱,林木繁茂,竹高茂密.又有清澈湍急的溪流,(如同青罗带一般)辉映围绕在亭子的四周,引(溪水)作为流觞用的曲水,排列坐在曲水旁边,虽然没有管弦合奏的盛况,只是饮酒赋诗,也足以令人畅叙胸怀.

  这一天,晴明爽朗,和风习习,仰首可以观览浩大的宇宙,俯看可以考察地上万物的繁多,纵目游赏,胸襟大开,极尽耳目视听的欢娱,真可以说是人生的一大趣事.

  人们彼此亲近交往,很快便度过了一生.有的人喜欢将自己的胸怀抱负在屋子里与人交谈;有的人则寄托于外物,生活狂放不羁.虽然他们或内或外的取舍千差万别,好静好动的性格各不相同,但当他们遇到可喜的事情,得意于一时,感到欣然自足时,(竟然)都会忘记衰老即将要到来之事.等到对已获取的东西发生厌倦,感情随着事物的变化而变化,又不免会引发无限的感慨.以往所得到的欢欣,很快就成为历史的陈迹,人们尚且不能不为之感念伤怀,更何况人的一生长短取决于自然,而终究要归结于穷尽呢!古人说:“死生是件大事.”这怎么能不让人痛心啊!

  每当看到前人所发感慨的原因,其缘由竟像一张符契那样一致,总难免要在前人的文章面前嗟叹一番,不过心里却弄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.我当然知道把死和生混为一谈是虚诞的,把长寿与夭亡等量齐观是荒谬的,后人看待今人,也就像今人看待前人,这正是事情的可悲之处.所以我要列出到会者的姓名,录下他们所作的诗篇.即使时代变了,事情不同了,但触发人们情怀的原因,无疑会是相通的.后人阅读这些诗篇,也会由此引发同样的感慨吧.

轻轻家教与您分享  高中语文必修五文言文翻译 ,感谢您的观看!如果还有其他问题可以拨打免费电话:4000-766-177!或者关注轻轻家教官方公众号:changingedu 名师为您在线答疑!还有更多学习资料、升学宝典等着你!

注:原文章转载于 ,如有问题请联系我们,邮箱songchunlin@changingedu.com

优秀老师 为您而选

轻轻有着严苛的教师选聘制度,每个合作老师都经过严格的资质审核、笔试和面试。

查看更多好老师

选择城市

以上没有您的城市?可以点击选择其他城市

请验证手机号登录/注册
获取验证码
登录领取

轻轻助手

快速找个好老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