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海 回到官网首页下载APP

小学语文工作案例 小学校本课程教案 小学语文教学教案——小学语文校本课程案例评析

  在春风醉人的人间四月天,我听了一节春意盎然的语文课。这是上海交通大学子弟小学丁慈矿老师开的一门校本课程——“学对联”。在我们快要对小学语文教学绝望的今天,能够听到这样一节课,实在是太令人欣喜了!

  这是一个不鼓励样板的年代,后现代的一切都在解构与脱魅,但我还是想说,这节课可以作为现代语文课的样板!

  40分钟的时间,学生,连同我们这些听课者,像在享用一顿中国语言文字的美妙大餐。课程从上节课的作业反馈导人。这是第二课时,上节课老师留了一份课外作业:对出“上海自来水来自海上”的下联。课程就从作业交流开始。老师先出示学生对出的下联:“南海炸弹炸海南”,“江西自来水来自西江”,“黄河黄泥沙泥黄河黄”,“山东长生果生长东山”,“山西钻井队井钻西山”,“山西红花苑花红西山”。接着,老师重申对对联的要点,即上下联字数相等,用字不重复,并指出此联的妙处:正念反念都一样,这是汉语特有的现象,叫“回文”。老师还补充给出了其他人对出的几个下联:“黄山落叶松叶落山黄”,“西湖回游鱼游回湖西”,“京北输油管油输北京”。然后就在对对联中学对联。从两个字的开始。老师给出“白鸽、春兰、鸡冠、冷月”,学生对出了“红掌、乌鸦、黑豹,秋菊、夏荷、冬梅,鹅掌、燕尾、鹤顶、凤尾、鱼鳍、虎背、熊腰,热日、酷日、暖阳、寒光、阴雨”等。又对三个字的。老师在讲述陈寅恪、鲁迅故事的同时,引出了最经典的对联“独角兽、孙行者”,学生对出“比目鱼、祖冲之”,老师又给出“胡适之”、 “王引之”,并强调“祖孙”、 “胡孙”、 “王孙”之妙。再对四个字的。老师给出“( )风( )雨,山( )水( )”。在学生充分尝试的基础上,老师给出一例“绿风红雨,山欢水笑”,并用宋代和尚志南的两句诗:沾衣欲湿杏花雨,吹面不寒杨柳风”来解释“绿风红雨”,引导学生体会汉语的美妙:风雨有颜色,山水会欢笑。接下来是五个字的。老师提醒大家,古诗中的对偶句也可以当成对联。师生一起回忆出:“白毛浮绿水,红掌拨清波。” “荡胸生层云,决眦人归鸟。”还有七个字的: “三十功名尘与土,八千里路云和月。”最后,老师介绍了一个趣对“长长长长长长长,长长长长长长长”,横批是“长长长长”。老师配合生动的清代故事与形象的手势,展示了这一对联的四种不同的读法,让学生体会到了这一对联的妙趣。下课之前,/老师留下的作业是:对出“嵩山山高日月明”的下联,提示学生注意汉字的拆和分。

  这堂课好处多多。第一好,好在所用材料的教育含量大。对联是我国汉语言文字的精晶。在正规语文课程之外,开设“学对联”这一校本课程,可见丁老师的眼光,他对我国当前语文教育病人膏肓的症结号脉很准。我认为,语文教育积弊之深,症结在教材。我仔细看过某版小学教材,非常失望与悲哀,可以毫不夸张地说,一至五年级的十本课本中,约有十分之八的课文均属平庸之作,就像一个毫无才气的孩子的随便练笔,语言平庸,结构平庸,内容平庸,教育含量极低。语言、结构平庸,一看便知。至于内容平庸,主要是指其思想与价值资源。该版小学语文课本就像狭隘的道德教育读本,只局限于非常狭隘的意识形态领域,以所谓的“革命传统”为重点,灌输的是极单一的价值观(如领袖人物的品质、集体主义、助人为乐、人类对自然的征服等),对许多美好而丰富的人性价值几乎毫无涉及,更别谈开发与启蒙,如个体生命的尊严,人与自然的和谐,对宇宙的敬畏,对生命的尊重,对社会与文化的情怀,人的心灵世界的深度、广度与亮色。如此拙劣的一篇课文,要叫我们的师生学上两个课时,真是太难为他们了。难怪教师上不好语文,学生学不好语文!以每天一个课时计,除掉寒暑假,到小学五年级毕业,大约有1000个课时花在语文课上。但是,这么多时间都用在末流的作品上,到了毕业还是几乎接触不到第一流的作品。接触不到第一流的作品,怎么知道中国语言文字的好,又怎么谈得上喜欢与热爱,更谈不上运用与创造。从这个角度说,一本糟糕的教材,如不尽早淘汰,就是对师生继续犯罪,因为它不仅在糟蹋学生的品位,也在破坏教师的语言感觉。

  歌德曾经说过:“鉴赏力不是靠观赏中等作品而是靠观赏最好的作品才能培育成的。”我认为,选人教材的课文必须是“美文”。所谓“美”,是指内容与语言皆美。因此,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来编写教材的。选人教材的都应该是经典。按照施蛰存先生的观点,中小学应该有一基本教材,内容皆是公认的名篇,并且保持相对的稳定,十年八年不变。我认为,学对联,古称“对课”,是中小学学习汉语的一种很好的方式,它充分利用了汉字的音、形、义的特点,将遣词造句与表情达意熔于一炉,兼具语感训练、语法训练、思维训练、审美训练等多种功能。1932年,陈寅恪先生为清华国文系系主任刘文典代拟国文入学试题,他在校阅清华历年试卷之后,决定考对对子。 “此法形式简单而含义丰富,又与华夏民族语言文学之特性有密切关系。”陈寅恪先生认为对对子有四大优点:第一,对对子可以测验应试者能否分别虚实字及其应用。第二,对对子可以测验应试者能否分别平仄声。陈寅恪先生认为此点最为重要。音韵之美,为汉语之至美。 “若读者不能分平仄,就不能完全欣赏与了解,竟与不读相去无几。”第三,对对子可以测验读书之炙少及语藏之贫富。第四,对对子可以测验思想条理。这堂课的第二好,好在文化含量大。基于教师深厚的人文素养,他可以引导学生以实悟虚,由近及远,以小见大,这便是人文素养中基本的文、史、哲素养。陈寅恪清华考学生,胡适的白话文运动,孔子的“仁者乐山,智者乐水”, 《红楼梦》中的“寒塘渡鹤影,冷月葬诗魂”,岳飞的一生及其追求,对王引之及骆宾王、杜甫等文化名人的介绍,还有最后趣对种养豆芽莱的穷秀才……从中可以看出丁老师对中国文化的一往情深。在他最出彩的一个教学环节,即用“沾衣欲湿杏花雨,吹面不寒杨柳风”来解释“绿风红雨”之后,·他的一句感叹“中国文化就这么好,就这么美”,说得情真意切。

  这堂课,不仅老师有文化,学生也有文化, “‘鸡冠’对‘凤尾’最好,因为有‘宁做鸡头,不做凤尾”’。我想,还会有同学认为“鸡冠”对“狗尾”最好,因为有“鸡冠花,狗尾草”。相比之下,现有教材文化含量之低,令人难以想像。最令人不可思议的是,好不容易选了一篇有点文化的课文《守株待兔》,标题却被莫名其妙地改成了“等兔子”。这一“通俗”;文化色彩丧失殆尽,语文课文整个变成了贩夫走卒的“大白话”。

  这堂课的第三好,好在抓住了小学语文教学的灵魂:注重学生的感受与阅读。过去我们的许多语文课分析如山,练习如山,在毫无意义的烦琐分析中,不仅浪费了师生宝贵的时光,而且败坏了师生的语言感觉。这节课尽管好词成串,佳句不断,但从始至终没有一句分析,老师只是不断地提醒学生感受与欣赏。哪一句好?“没有解释,顺口就好,感觉好就好!”“学语文最重要要有感觉。感觉从哪儿来?多读!”默读,可静心体会;朗读,可领悟声韵之美。鼓励读中悟。“悟”不仅仅指理解,更重要的是直觉的充满灵性的感悟。“将‘沾衣欲湿杏花雨,吹面不寒杨柳风’大声读三遍,小声读三遍,有感觉了吗?感受到‘绿风红雨’了吗?”这堂课的第四好,好在教师深厚的人文素养与高超的教育才能和教育智慧相得益彰。这一点很关键。有些课,课前教学设计非常出色,可一到课堂上实际操作便大打折扣,其原因在于教师对动态的课堂的把握能力不够。丁老师具有一位优秀中文教师的许多特质:他爱中国文字,爱中国文化,他深知文字世界的好,他不断地“掉书袋”,但绝不食古不化;丁老师很古典,也很现代,他爱生活,爱上网,爱旅游,他不脱离实际生活,很能享受日常生活的好;他爱学生,爱自己的工作,他能在人们对语文课普遍失望的背景下,在日常工作中创造出语文课的好;他有很好的鉴赏力,同样是对联,他选出来的,就充满妙趣与灵性;到了课堂上,他得心应手地与学生互动,灵活机动地把握教学动态,表现出极高的教育智慧。

  有了这么优秀的教师,再加上正确的教育理念与好的内容,上好课便是顺理成章、水到渠成的了。而对我们来说,听惯了支离破碎的语文分析课,在对语文教育积弊感受日深的今天,能够听到这样一节课,格外令我们兴奋:终于在苦苦寻觅、久久等待之后,看到了语文课的春天。此时的心情,正如某尼禅诗所言:

  尽日寻春不见春,芒鞋踏遍陇头云。

  归来笑拈梅花嗅,春在枝头已十分。

 

注:原文章转载于 ,如有问题请联系我们,邮箱zixun@changingedu.com

优秀老师 为您而选

轻轻有着严苛的教师选聘制度,每个合作老师都经过严格的资质审核、笔试和面试。

查看更多好老师

选择城市

以上没有您的城市?可以点击选择其他城市

请验证手机号登录/注册
获取验证码
登录领取

轻轻助手

快速找个好老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