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海 回到官网首页下载APP

台州重病弃婴走完48小时人生路 孩子,你并不孤单

  11月29日22时20分:女婴在台州市立医院新生儿科就诊,确诊为罕见的腹裂;

  11月29日23时30分:女婴在海门港滩涂上被渔民发现;

  11月30日1时30分:女婴被送到台州市立医院急救;

  12月1日11时30分:女婴从椒江出发,奔赴省儿童医院救治;

  12月1日15时50分:女婴抢救无效离世……

台州重病弃婴走完48小时人生路 孩子,你并不孤单

省儿保重症监护室里,医护人员全力抢救女婴。

  今天,台州人的心被一则新闻揪住了:一名刚出生的女婴不幸患上先天性腹裂,被亲生父母遗弃在椒江海门港的海涂上,正当她生命垂危之际,被椒江的热心群众及时营救并送进医院救治。本报记者全程参与生命救护接力。

  海涂上传来啼哭声

  11月29日深夜,在海门港海义码头上做工的渔民王素春正在熟睡,突然被一阵阵说话声吵醒,原来是几名渔民刚从岸上卖鱼回来,说在路过码头引桥时,听到海港里传来一阵阵婴儿的啼哭声。

  王素春和几个渔民一起来到码头引桥上,果然听见在阵阵海浪声中夹杂着婴儿的啼哭声,哭声从距离岸边约60米的一个小脸盆内发出来。

  王素春赶紧跳下滩涂。由于滩涂过于泥泞,失败3次后,王素春无奈拿起电话向警方求助。

  30日凌晨,台州边防支队海门边防派出所民警驱车赶至事发地点,民警们找来一捆粗绳和一个大脸盆,将绳子的一头绑在王素春腰间,20多分钟后,王素春触到了一个小脸盆。掀开湿透了的红色盖布,王素春发现一名婴儿正紧闭着双眼,不停地打颤。

  医院急救病重女婴

  30日凌晨1点半左右,婴儿被送到了台州市立医院治疗。接诊医生一看到这孩子,就说自己认识她。这是怎么一回事呢?

  “就在两个多小时前,有四五个人抱着孩子来看过病。”新生儿科主任杨敏告诉记者。当时,小孩子是用一条大红色粗布包着,全身冰凉,脐带也没结扎,下面还留着个胎盘。杨敏推断,孩子是刚刚出生,还带着胎盘,可能是在家中分娩。

  杨敏回忆说,这是一名刚出生不久的早产女婴。父亲说话是外地口音,孩子患腹裂,肠子、肝脏等脏器裸露在外,想把孩子裸露在外的脏器放回腹内,手术难度比较大。考虑再三,杨敏劝说孩子的亲属转到杭州上海等地条件更好的医院治疗。当晚11时15分左右,婴儿亲属离开了医院。

  被营救回来的孩子心跳只有60多下,杨敏立即进行抢救。经过治疗,孩子的生命暂时保住了。“肠子露在外面得不到很好的保护,极会感染糜烂败血症,这样会很快休克死亡。”杨敏说,必须马上设法救助。

  救治生命不惜代价

  不幸婴儿的生命牵动大家的心。今天上午,椒江区领导要求全力以赴,不惜一切代价抢救女婴生命,并要求公安机关抓紧时间,查找女婴亲生父母。

  “我们昨天就把女婴的照片发到省民政厅,托他们联系省里的几家大医院,询问有无治疗希望。”今天上午10点30分,椒江区民政局副局长阮险峰又来到市立医院。

  时间就是生命。本报记者立即电话联系了省儿童医院副院长章伟芳,她当即表示会尽全力抢救女婴,并立即安排医院普外科主任医师熊启星备好病房和手术室,随时准备为女婴手术。

  在医院,椒江区民政局局长黄志斌一直忙碌着,一边落实费用,一边安排护送人员,民政局还为女婴送来5000元救助金。台州市立医院专门派出救助车并安排医院人员随车护送。

  一切准备就绪,11时50分市立医院救护车向杭州飞驰而去,记者也一同坐上救护车。由于没有专门的婴儿吸氧机,一路上,杨敏和护士不停用手按压加压给氧气囊。车刚过临海市,女婴突然口吐鲜血,“可能肺部感染比较严重了,呼吸也已越来越弱了。”杨敏很担忧。

  女婴不幸离世

  下午3时整,救护车来到了省儿童医院。省民政厅工作人员陈星早已在急诊室门口拿着已挂号的病历卡等着,普外科主任医师熊启星早已提前穿上了手术服,手术台和手术人员都准备好了。副院长章伟芳立即组织医院四五名医护人员给女婴检查会诊:气管插管、人工呼吸、胸外按压、注射强心剂……

  令人遗憾的是,由于多种器官已衰竭,女婴终因抢救无效,于下午3时50分停止了心跳。“这样的病例太罕见了,如果在三四个小时内进行手术,生还可能性也只有50%。”熊启星告诉记者。

  据了解,女婴父亲当时在医院登记的名字是“杨明”,22岁,院方的录像上记录了女婴进医院看病的过程。但是公安部门根据姓名和住址,调查后发现查无此人。

  今天一早,公安民警根据杨明登记时写的白云街道沙王村的地址,拿着杨明的照片,到村里一一找村民们指认。目前,警方已经以弃婴罪立案调查。警方希望知情群众提供相关线索,并督促女婴父母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自首。(记者 肖国强 陈敢 报道组 金志良)

  记者手记:我的泪,为你流肖国强

  孩子,还没来得及取名字的孩子,我就叫你贝贝吧。昨天下午3点50分,贝贝永远地停止了心跳。看到她那清纯可爱的眼睛突然闭了下去,我强忍着自己的泪水,不让它流下去。

  身为一名卫生记者,这不是我第一次见到生离死别,但这一次却注定将让我终生难忘——从第一眼见到她,到把她从台州护送到杭州,再到在省儿童医院急救室眼睁睁看着她逝去,我陪着走完了她生命中的最后6个小时。

  昨天上午10时许,台州市立医院新生儿重症监护室,贝贝就这样和我不期而遇:她静静地躺在保温箱上,安静地看着周围的世界。由于腹部破裂,她的小肠肝脏等脏器全部散落在床上,已经发黑。我不忍再看,赶紧走出了监护室。

  面对先天性腹裂这样的罕见病,医院专家会诊之后依然束手无策。椒江区民政局负责人和医院负责人当即决定,并认真商量着该把贝贝转往杭州哪家医院进行抢救。我当即拨通了省儿童医院副院长章伟芳的电话,请她帮忙紧急安排好医生,准备抢救。临近中午,120救护车载着贝贝和我们,呼啸着离开了台州市立医院。

  贝贝的呼吸和心跳,牵动着车厢里每个人的心。等待的时间是如此漫长……只可惜,一切都已经太晚了。贝贝就这样离开了我们。走出医院,我一直在想,命运为什么会那么残忍,我可以奢侈得用整整一个月的时间为刚出生的儿子取一个名字,却只能在挂号时用1秒钟的时间,随口给贝贝取了一个再也用不上的名字“杨贝贝”。我一直在想,为什么有这么狠心的父母亲,会忍心丢下自己的孩子,难道只是为了逃避做父母亲的责任。

  现在的我,唯一能做的就是祈祷,祈祷在天堂里,再没有如此无情的抛弃。(肖国强)(浙江日报)

注:原文章转载于 新华网,如有问题请联系我们,邮箱songchunlin@changingedu.com

优秀老师 为您而选

轻轻有着严苛的教师选聘制度,每个合作老师都经过严格的资质审核、笔试和面试。

查看更多好老师

选择城市

以上没有您的城市?可以点击选择其他城市

请验证手机号登录/注册
获取验证码
登录领取

轻轻助手

快速找个好老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