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海 回到官网首页下载APP

我月入6万,却被婆婆嫌弃”

分享到:
智慧女性        心灵读本


文:颜辞  来源:颜辞




1983年,冬天。


我出生了,在东北一个很穷的小山村,我是父母的小女儿,家中有个大我几岁的哥哥。


生在一个闭塞的重男轻女的地方,我能有多好的命运呢?


又也许身为女儿,我根本不该来到这个世界。


我的爸妈并不爱我吧,如果他们爱我,为什么对我从没有一个笑脸?为什么总是对我拳打脚踢,甚至用最恶毒难听的话诅咒我,辱骂我?


我上小学就开始自残,悄悄拿着刀片割我的大腿,好像只有身体感到疼痛了,才能缓解我内心的疼痛。


16岁,我哥要娶老婆,高额的彩礼和盖房子的钱,阻断了我继续求学的路,哪怕我从小成绩优异, 哪怕我内心满是对读书的向往,我也只能选择背着书包,去沈阳的一个工地,抬沙推车,做民工。


工地满是尘土和嘈杂,来来往往的人,身上脸上都写满了沉重和粗鄙。



我很不喜欢这里,这里让我自卑怯懦,沉默寡言。


这里还让我被人按在草坪上猥亵,那一年我17岁了,在这样的环境里,我已经生活了整整一年。


这些记忆,都是我想抹掉的,彻底抹掉的。



我常常会想一个问题:到底有没有人不需要被爱呢?


反正我很需要,我无时无刻都能感受到——我的五脏六腑像是张着血盆大口,想要多吸收一点爱和关注。 


所以只要让我感觉到温暖的人,我都会由衷的感谢他,比如我的哥哥。


他来工地看我,撞见两个外地男民工调戏我,问我和他们处不处对象,他生气地把那两个人打得满地找牙。尽管场面血腥,但那一刻,我能体会这个世界是有人在乎我的,这种感觉太难得,也太重要了。


接着我哥还说服了爸妈,让他们给我一年上技校的学费。我终于离开了那个可怕的工地,上学1年以后,我去了市里的一个商场,做起了服务员。


工资低,但我好开心。


我喜欢有关城市的一切,喜欢看写城市的书,我畅想着自由独立和舒展,畅想着所有人都被尊重着。


可我爸妈不喜欢,他们无数次打电话让我回去,到镇上的养鸡场打工,因为那里开的工资比我现在的高。


而我人生第一次做了反抗:不!我要留在城市里。



20岁,我恋爱了。


那男人叫李波(化名),是我上技校的同学,很小父母离异,他跟着离异再婚的父亲,不仅生活拮据,还和我一样,都极其缺爱缺关注。


我不在意这些,我只贪恋他对我的好。他口袋里只剩5毛钱了,还要给我买一个包子的好,我一辈子也不会忘记。


21岁,裸婚。 


没有房子,但有家。空闲时候,我会做美食,会布置我和他住的地方,看书写字穿上亚麻布的裙子,这样文艺的生活方式,让我感觉对生活充满了希望。


可,好景不长。


22岁,生了女儿后,现实让我不得不低头。


缺钱,让我必须要出去工作,出去工作,女儿就没人带。


我只能厚着脸皮,苦苦央求我妈帮忙,在哥哥的劝说下,我妈终于同意了。于是,我和李波就带着女儿,一起去我妈那儿住下了。


女儿太小,我们一家三口不能分开。但村里的闲言碎语能把人淹没:姑爷寄居在岳父母家,这简直是耻辱。


爸妈对此很不高兴,经常对我们甩脸子;嫂子也是百般刁难,希望把我女儿撵走。在我们这里,嫁出去的女儿就是泼出去的水,所以我和我妈都觉得理亏,拼命讨好我嫂子,但换来的仍然是鸡飞狗跳。


内疚、惭愧,在我心里反复升腾。


我向爸妈起誓:“我一定会给你们长脸的!我和李波一定会出人头地的!”


哎,理想啊,是有多么的丰满,现实就有多么的骨感。


我是个有斗志不服输的人,可我渐渐发现李波不是。


我们第一次创业失败了,欠了一屁股债。我每天都想着如何才能从头再来,李波却自暴自弃,不去工作,也不张罗还债,整天就窝在床上打游戏。


爸妈见李波这样,就更是埋怨我不会找老公,让他们在村里丢脸。我妈让我们搬出去,李波死赖着不走,因为在我妈家,他就可以不用掏钱租房子,他说他租不起。


没办法。又只剩我一个人,孤零零的再次来到市里,还是去商场做导购。因为我非常努力,很快就从导购升职做了经理助理,又进了企划部,和很多大学生一样,在办公室做白领了。


我自己还债,也不逼李波赶紧赚钱,还把工资的一小部分给他零花,等他心情好一些,我就说起我在城里的变化,希望他能振作起来,和我一起去工作,租房子养孩子,我们一定可以办得到。


然而,结局都是眼泪和失望。



他打了我,我也还了手,在一次互殴中,我的第一段婚姻,彻底完了。


仿佛一场梦醒,我还是那个没人疼没人爱、孤独又自卑的姑娘。



离婚后,我不敢回爸妈家,我害怕村里人的异样眼光,害怕嫂子的嫌弃脸色,害怕爸妈一再追问我什么时候把女儿接走。


我明知女儿在村里很受气,可我实在分身乏术,我只能无数次的劝慰自己,总会熬出头的,一定会的。


为了多赚一点钱,我去了黑龙江,在那里带团队做项目,工作完成得顺利又漂亮,我满心以为这一次就是我命运的拐点,可上帝之手就像故意不让我好过一样,就在项目收尾的关键节点,我爸意外去世了,我连他最后一面也没能见上。


天知道,我有多想给我的父母长脸,让他们知道生了我养了我,是值得的,可我爸到死也没等到这一天。


这时,一个追了我很久的快递小哥,得知我爸去世,主动和我去了老家,奔波我爸的后事,整整一个月。


等到我回原公司,才发现老板跑路了,公司也解体了,我连工资都没要回来。


人在脆弱的时候,特别希望有一个肩膀,有一个依靠。


第一次婚姻失败,我就和自己说不要靠男人,可第二次我还是做了同样的选择。


如此以来,我和快递小哥很快在一起了,他有一个尚在还贷的一居室,是市内最好的学区房。除了感激,我内心也有小算盘,我们只要结婚,我就能把女儿接到我身边,去城里的好学校读书。


急着接女儿来,我明知婆婆性格强势,明知快递小哥和他前妻离婚的原因是他个性太强,明知快递小哥因为前妻有钱就不工作,明知快递小哥现在工资低,他和前妻的女儿跟着他,经济条件困难,我还是嫁了。


婚后的日子,不是没有甜蜜。


婆婆嫌弃我没有儿子前妻有钱,没有正式工作,娘家也帮不上忙,小哥都会帮我说话,安慰我宽我的心,给了我从来没有感受到的疼爱。


如果时光可以定格在这一刻,该有多好。

 


穷是穷一点,但只要大家一起为了这个家奋斗,日子就还能过下去。


所以,我原本计划不再和小哥生孩子,他却偷换了我的避孕药,让我还是怀孕了。他说他太渴望和我有一个孩子了,因为他前妻再嫁的男人没有生育能力,所以女儿迟早是要被接走的,而我的女儿也有一天会回去找她自己的爸爸,我们需要有一个属于我们的孩子。


我一想到我俩的经济条件,我女儿和他女儿在一起,一个落落大方,一个内向自卑的场景,还有婆婆和他前妻偷偷出去旅行,如此留念他前妻这些事,我就不敢生,不想生。


我说我不要这个孩子,我要不起,小哥就和婆婆一起哭着求我不要打掉,终究女人心软,我肚子里的小生命就这样被留下了。


可我之前担心的问题一个也没解决,快递小哥一个月赚5000,我还没工作,婆婆动不动就拿我和儿子前妻做比较,经常闹得鸡飞狗跳。


丈夫也开始变得没以前那样体贴了,对我好几天又暴躁几天,反复得像个疯子。


我想,如果我们有钱了,小哥也有一份体面工作了,是不是一切就会不一样?


所以我在孕期就谋划了一个赚钱门路:做儿童户外。



要在小城市从无到有的开展一个新业务,有多难?


刚一生完孩子,我就想拉着丈夫一起创业。


他体育专业,刚好有优势做儿童领队,我策划活动写方案建社群。我铆足了劲,想要给婆婆看看,我并不比你儿子前妻差,拼出命也要去赚钱,累得浑身是病。


一米七高的个子瘦得不足100斤,困急了眼就拿冷水浇头,头痛了就撞墙吃止痛片。


中间遇到各种困难,都是我一个人撑着,同行说我闭门造车肯定做不起来,丈夫和婆婆说我不自量力累死活该。


我知道我抑郁了,很严重,比以前任何时候都要严重,神经衰弱让我像极了50岁的中年妇女。


不知道是靠什么力量一直坚持着,坚持到我小儿子2周岁,我的户外营地理念,终于在这个城市崭露头角,我每个月平均纯收入都可以过万,寒暑假一个月能赚6万多。


租了办公室,请了三个领队,家里的大小开销都是我来,我还能请婆婆和我妈出去旅游,也能轻松支付女儿的教育费用了。


我以为我已经强大到可以忘记过去,活得像个城市人了。


我还顶着丈夫和婆婆的重重压力,报了北师大一个儿童研学的进修课程,这个课程就一个星期,可我一想到能走在大学校园里,一圆我多年梦想,我兴奋极了。那是我第一次去北京,北京啊,是首都,是最大的城市之一啊。


可我订好了车票订好了酒店,安排好一切,2岁的儿子就病了,婆婆说她腿疼照顾不了,我只好带着儿子去我妈家,希望她能和丈夫照顾一个星期的孩子。


嫂子却冲到我们面前,当着我丈夫骂我离了婚舔着脸再生孩子,还好意思让娘家照顾,说村里所有人都嘲笑我和我妈,说我爸也是被我拖累死的。


她说我就像是一只瞎叫瞎蹦跶的野鸡,苍老得像个老太太,赚再多钱也没人愿意看我,她还说我一个初中生还搞教育,女儿扔娘家好几年,有何B脸谈教育。


这些话,瞬间把我打回原形。


我妈就一直哭一直哭,还怕我嫂子回娘家,还要忍着数落,哄她。


一切的一切,都被我现在的丈夫又看了去,我想要掩盖的,都没能掩盖。



最终,北京之行泡汤了。


嫂子那些尖酸刻薄的话,让我从头到尾把我的人生苦难又过了一遍,我到底做错了什么。


为什么爸妈不爱我?为什么李波打我?为什么婆婆嫌弃我?为什么快递小哥也不尊重我?


他说,我不是以前那个我,甚至后悔和我在一起,也回忆起和他有钱前妻的日子……


我丧失了所有的斗志,生不如死彻夜难眠,甚至想带着我两个孩子自杀。我活得那样认真努力,我已经赚了钱了,为什么还是没有人爱我?




您的每一次点赞,我都当成了喜欢


编辑:楚楚



新刊上市,欢迎购买

联系我们: 010-87747089



ID:women37du
长按左侧二维码关注37度女人杂志公众号



长按左侧二维码轻松订阅《37°女人》杂志





注:原文章转载于 37度女人杂志,如有问题请联系我们,邮箱songchunlin@changingedu.com

轻轻名师 为您而选

轻轻有着严苛的教师选聘制度,每个合作老师都经过严格的资质审核、笔试和面试。

查看更多好老师

选择城市

以上没有您的城市?可以点击选择其他城市

请验证手机号登录/注册
获取验证码
确认
收不到验证码?咨询轻轻客服 >>

轻轻助手

快速找个好老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