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海 回到官网首页下载APP

『如何处理与孩子老师的关系』:给家长的3条思考笔记


知乎上有一个问题:

小孩上学,我们做家长的真的有必要刻意去维持与老师的关系吗?


或者说,一定要给小孩老师送礼一定要请老师吃饭去玩吗?


对这个问题,我这里有3条思考笔记,分享给你。



第一条笔记:确定定位问题


我觉得首先要搞清楚对“老师”这个职业的定位


有一篇我们小时候读过的课文就很好地解答了这个问题,只不过我们后来时间长了可能忘记了。就是韩愈的《师说》。


“师者,所以传道受业解惑也。”

老师,就一个功能,解惑。


“是故无贵无贱,无长无少,道之所存,师之所存也。”

老师和学生之间,没有谁比谁更高尚。我们大可不必将人品高尚与教师这个职业划上等号。


“是故弟子不必不如师,师不必贤于弟子,闻道有先后,术业有专攻,如是而已。”

我不一定不如我的老师,我的老师也不一定比我人品好。不过是闻道有先后,术业有专攻罢了。不过是,我向他学习他会的、而我不会的东西罢了。


我觉得这篇文章的好处就是,讲明白了老师的定位:老师也只是普通人。


普通人自然是形形色色的都有。



第二条笔记:解决内部矛盾

确定了我们对“教师”这个职业的定位,那么我们家长如何做也很明确了,就两个要点,一个是对孩子的,一个是对老师的。


这条笔记就说第一个要点,是对待孩子的教育,要给孩子传达这样一个理念:


不必对老师有太多的评判标准,对待老师的评价标准只需要一条即可:这事儿他会,我不会,因此他是我老师,足矣


至于老师对待我的态度如何,道德水准如何,性格如何,都不应该影响我对做人、修身、学习这件事情本身的判断。哪怕她当众羞辱我,我也不需要感到耻辱,因为这并不是道德高尚者对道德低劣者的檄讨,她的羞辱是不对的。




所以,不管这人是谁,老师也好,同学也好,都是正常人,对待正常人的态度应该是见贤思齐,见不贤而内自省。就算老师教学方式方法不对自己的胃口,也应该自己对自己的学习负责,对自己的课堂效率负责,这个责任不在老师,在自己。


这就是自由。


自由与责任是一体的


这是我自己作为一个小时候被老师暴力对待过的家长,这么多年不断治愈、反思得来的结论。


生乎吾前,其闻道也固先乎吾,吾从而师之;
生乎吾后,其闻道也亦先乎吾,吾从而师之。


希望孩子坚持自己做人的态度,不要因为其他一些固有成见影响自己的修为。


这是我希望传达给孩子的,以预防遇到普通人老师当中咱们都不太想遇到的那一类。所以我可能会在合适的机会下,给他提前讲一讲这篇《师说》。



第三条笔记:最后处理外部矛盾

解决好内部矛盾,再来讨论对待老师的态度问题。这个,又要分两个方面来看。


第一个方面,要从老师这个方面来看。


有的老师需求在物质层面多点儿,也有的老师需求在精神层面多点儿,比如希望获得一种掌控感、受尊重感、自我重要感、职业成就感,这些都是人之常情。


,我们是普通人,老师也是普通人,又怎么会例外呢。


这当中,就有一个迷思,我觉得挺不好的,但似乎这个社会挺追捧的。


就是,一直以来,我们把老师这个职业捧上神坛,赋予他们最美好的赞美,好像他们是为民请命的屠龙战士。


但老师这个职业,长期在象牙塔里与学生相对,脱离社会现实,长期处于支配者的地位,于是自然而然形成一个思维定式,就是觉得自己的说教一定是对的,一定是真理,假如不按他说的那一套来,国将不国了,孩子的未来肯定废了。


上图:山西女教师辱骂学生,并对其家长说:“我给你打包票,你娃不会有出息”(大意)


有的老师还能保持清醒,但不少老师就被这种社会对教师的高赞誉架上了祭坛,烧光了自我,由屠龙战士变身恶龙。等到恶行被曝光,社会上众人们又把最脏的脚踩到他们身上,仿佛不屠杀了他,便玷污了这个神坛。


其实,他们也不过是屠龙士化身恶龙的悲剧人物,虽然他们的行为不一定值得同情,但我们曾经对他们的吹捧、脱离实际的赞誉,又何尝不是给了他们一把戕害孩子和自己的利刃?


我觉得,还是回归平常心


现实是,我们的孩子普遍都是要接受集体的教育的,而老师也是普通人,形形色色的都有,我们家长也不可能不跟老师打交道。


遇到圣人型的老师,我们以一万个尊敬待他,可以;完全不去掺和,也没问题。因为这样的尊敬不会让他化身恶龙,完全不掺和也不会影响他做人的准则,于孩子的长远发展无害。遇到这样的老师算咱们走运。


那一般或者更一般的老师呢?怎么应对呢?我觉得还是得回到孩子的实际,回到自己家庭的实际上来。这个就是接了下来要聊的,如何看待跟老师相处这个问题的第二个方面。


第二个方面,是要从自己这个方面来看。


自己是不是善于交际,就算要送礼、刻意结交,能否做得自然而不生硬,不让人觉得膈应。还有,自己这样做会不会影响自己做人的判断,方式方法会不会涉嫌违法,等等,也需要考虑。或者,这位老师当真能成为朋友,那又是另一回事了。


另外,自己的孩子个性如何,会不会容易受到影响,就算我给他讲了《师说》,效果如何,这个都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。


假如分析下来,就是应该要送礼,就是应该要去奉承,干嘛不去做呢?实事求是,一个阶段的问题用一个阶段的方法去解决,我觉得是没问题的


总之,我觉得,向着最光明的方向去,道路必然是曲折的。咱们要有心理准备。



注:原文章转载于 千帆育儿网 ,如有问题请联系我们,邮箱zixun@changingedu.com

优秀老师 为您而选

轻轻有着严苛的教师选聘制度,每个合作老师都经过严格的资质审核、笔试和面试。

查看更多好老师

选择城市

以上没有您的城市?可以点击选择其他城市

请验证手机号登录/注册
获取验证码
登录领取

轻轻助手

快速找个好老师